-xxDaisyxx-

相当杂食[bushi]

呜哇哇 ao太甜啦qaq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

情人节快乐!选择困难画了黄蓝绿三种背景。

小熊可以做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呢!


【这是一条只有单身狗能看到的lof】

【StarWars/Obikin/傻白甜】Air

Before:这篇是我昨晚的脑洞,大概也是被虐习惯了,写起清水竟然一时不知该从何下笔。Obikin又去某某星球执行任务了,途中发生的事似乎让他们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一切OOC都是我的错!一切逻辑不通顺都是我的错!


欧比旺在心里暗骂:安纳金这混蛋小子,当初怎么就随口答应委员会为他们这次任务临时安排下的住所是该死的双人间呢!此刻这位绝地武士和自己的学徒刚执行任务归来,两人无一不浑身脏兮兮的,绝地袍上大大小小的泥块混杂着脏水。不知道的甚至会以为他们是塔图因那里热爱拾荒的本地人。也几乎在一瞬间,阿纳金像运用了原力加速般冲向双人间里仅有的那一个浴室。
没错,欧比旺不是尴尬他今晚要和阿纳金同床共枕,他是尴尬自己今晚只能将就与同样“热爱干净”的徒弟共同使用那间唯一的浴室里的唯一的浴缸。
欧比旺不是没和阿纳金一同洗白白过,但他不得不承认那都是在阿纳金12岁前的事了,他向来尊重阿纳金的隐私。欧比旺边脱掉绝地袍边思考着,他暂时不想去考虑任务的事情。那边已经传来了浴缸注水的声音,热气缓慢的从浴帘下面溢了出来。臭小子,就不能耐心等等你的师父么。欧比旺终于解下了最后一件内衣,随手将脏兮兮的绝地袍丢在一边的凳子上,他光着脚踩在浴室冰凉的地砖上走向了浴缸。年长的绝地武士拉开浴帘后看到的是自己的学徒伸着一双长腿占满了整个浴缸,右手垂在外面,头随意地靠在一边,几缕半长的棕发遮住了他微微闭着的眼睛。
“阿纳金,你是打算独自占用一整个浴缸么。”
阿纳金没睁开眼睛,但他收回了自己的腿以示听见了欧比旺的抱怨。
“这还差不多…”欧比旺一边小声嘟囔一边跨进了接满热水的浴缸,那看起来真舒服。水顺着边缘溢了出来,欧比旺这时才发现:阿纳金竟然幼稚的在水里加了泡泡粉。
“那会把你变得更干净,师父。”欧比旺在想什么从来瞒不过阿纳金,况且,他刚刚差一点就要抱怨出声了。阿纳金此刻则蜷着腿靠在浴缸壁上,那对蓝眼睛里充满了戏谑。
“打浴液同样可以达到效果的,安尼。”欧比旺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17岁了依旧幼稚的像个孩子。他看对方没有回应,姑且认定自己赢了这一局。
“你认为那个赏金猎人明天会出现么,前提是如果我们监听到的内容全部属实…”
欧比旺身材很棒,阿纳金在内心闷闷的想,即使是因为常年被绝地袍所覆盖而过分苍白的皮肤也没有为这具肉身拉低整体分数。
“喂,你在听么?”欧比旺用手在阿纳金眼前晃了晃,试图将对方的思绪拉回来。
“嗯……”阿纳金努力将视线转离欧比旺的身体。
“你在想什么?”
“师父…有人夸过你身材很棒么?”
欧比旺没料到自己的徒弟竟如此直接的跳过讨论任务的部分,直率的进入他脑袋里此刻正在思考的主题。更该死的是,他的脸颊竟不争气的开始发烧了。
“我…没…没有吧。”
“那真是可惜了,”阿纳金假装长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们先不聊这个。”
欧比旺在内心感谢了阿纳金无数次给自己台阶下。天呢,如今和自己的徒弟一起洗白白竟然随时会变得这么尴尬。他用手沾满水揉了揉下巴上沾满灰尘的胡子,以掩饰自己的不自在,“想让我帮你洗洗头发么?”
阿纳金笑着点点头,欧比旺于是用原力抬起了地上的洗发液。这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欧比旺细心照顾小阿纳金的日子。那时候可没有这么多该死的任务,他也不用像现在一样和阿纳金常年奔波于各大星系之间处理那些小到纠纷,大到战争的破事儿。阿纳金把头靠在欧比旺的肩膀上,闭着眼睛任凭对方温柔的用沾满泡沫的手指轻揉着自己的短发,满脸享受的样子。
接下来则是他们认为进行过最最舒服的一次洗白白,尽管接近尾声时出了些小插曲。
例如,阿纳金在为欧比旺打浴液时不留神碰到了对方肩上的瘀伤,年长的绝地武士呲牙裂嘴的瞪了自己的学徒一眼,并且在阿纳金毫无诚意嬉皮笑脸连连道歉的时候一把抢过海绵嚷着叫对方小心一点;再例如,清洗完毕后阿纳金用最快的速度擦干身体套上浴袍一溜烟的跑出浴室并且逃避了负责洗脏衣服的责任,欧比旺甚至可以听到即将从对方手掌间溜出的笑声……
尽管阿纳金总是处处与自己对着干,他还是懂点事的。欧比旺此刻正舒服的陷在床上,阿纳金在一边正帮他揉着酸痛的肩膀。浴室那边传来绝地袍滴水的声音,他的徒弟也在放松的哼着不成调的音节。
“你可以亲你吗?师父。”
一张充满期待的脸突然出现在上方,打断了欧比旺的思绪。
“嗯……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晚安吻!”阿纳金愉悦的解释道。
欧比旺用几乎看不见的幅度点了点头,阿纳金随即将脑袋凑了下来,嘴唇轻轻的按在了欧比旺柔软的双唇上。瞬间他们的气息交融在了一起——阿纳金刚擦完的身体乳液的味道混合着欧比旺须后水的清香。直到空气快要被点燃,欧比旺趁这个吻还处于最纯洁的阶段结束了它。他稍稍别开了头,因为他并不想在阿纳金还未剪掉学徒辫的时候就让他明白即使在最糟糕的时刻还有个人可以依赖,他希望阿纳金可以尽可能独立的面对前方属于他自己未知的一切。
“你知道你爱我。”正如我爱你一样。阿纳金又在欧比旺脸颊上轻轻啄了一下才躺回自己的那一边。
是的,是的。欧比旺承认,即使世界毁灭,还有一个阿纳金可以陪在自己身边。

任何时候都十分嘴硬的Anakin,嘿嘿嘿

AO的他是龙au应该会特别的带感:
“Obi是个斗龙士,在去寻找恶龙的途中遇到了海难,阴差阳错的飘到了恶龙所在的那个岛的海岸边,被因为一直独自生活忽然出现了人类而不知所措的恶龙捡回了洞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捡回去【bushi
“Obi醒来后发现对方在关注着自己于是随意扯了扯话题,并且给恶龙取名为Skywalker天行者,但他没有说出此行的真正目的。”
“恶龙放下了戒心,决定放出被关在洞底的Obi,谁知在他化龙的一瞬间,Obi举起了手中的剑……”
简单粗暴的大纲,我去试试能不能肝出一篇来,分级的话,大概是R?

天行者将军和肯诺比将军在公开场合的调情行为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所以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眼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