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Daisyxx-

偶尔产粮的杂食怪
你也可以叫我弃疗

【马保协产粮计划1.0】内梅—HALO

三次内马尔唱了歌,一次是梅西


  梅西其实很喜欢听内马尔唱歌,并不是说我们的诺坎普国王有什么特殊的受虐倾向,他就是纯粹的认为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
  内马尔倒不是只唱给莱奥一人听,性格开朗的巴西男孩儿总是喜欢在一些公开的场合作为气氛的助燃器,虽说偶尔蹦出的几个奇怪音节总能成为日后大家开玩笑的话柄,但他本人似乎并不以为意。其实早在内马尔刚来巴萨的时候,在第一次和队里大家的饭局上就献了声,导致很久以后的某个午后,阿根廷人忽然对将下巴枕在自己颈窝上试图打瞌睡的那人说其实当时你一开口,坐在我旁边的皮克就开始憋笑都是后话了。
  梅西习惯了西班牙当地有些歌曲悠长的调子,乍一听站在椅子上正唱的起劲的内马尔开始是哼后来是手舞足蹈的唱倒是有些不习惯。
  “也是难为了他在那么窄的椅子上还能伸的开腿!”皮克向梅西这边倾着身子,右手还不忘和其他人一起敲桌子为唱到忘我的内马尔打着节拍。
  “啊…嗯。”梅西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内马尔的方向,听到皮克的话忽然有些恍惚,他赶紧将注意力抽回眼前,嘴角却还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显然是大家都被吸引了,梅西安慰自己。


  比赛过后的更衣室往往是最闹腾的地方,更不用说刚刚结束了一场胜利的现在。这是种什么概念呢,沉稳如梅西,都被自己的队友半拽着一起庆祝。不知道是谁起头唱着巴萨那首总共没几句词的队歌,随后内马尔自然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单脚蹬上长椅的他右手举着一只水瓶充作话筒,左手腕上的护腕刚刚解到一半,早被汗水浸透的棕发分成几缕贴在前额。他就在我面前,梅西心想,这种感觉还不赖。


  转会巴黎的前一天晚上内马尔喝的烂醉,他不停的和路易斯说话,和杰拉德扯皮。梅西就安静的坐在吧台一侧,在酒吧里有些昏暗的灯光下看巴西男孩儿胡闹般的借着酒劲耍脾气。忽然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路易斯趁对方去厕所时发来的短信——带他回去吧,明早要赶飞机。


  梅西看着黏在自己身前的男孩儿没辙,他们正乘着酒店的电梯回内马尔在顶层的房间。四侧镜面的设计此时在内马尔眼里似乎比自己枕着的那人更有吸引力,他歪着头看镜子里皱巴巴的自己和身前站的笔直却单手环住他任他犯浑的莱奥形成鲜明对比。
  醉了的内马尔很乖,梅西只轻轻把他放在床边他就转身把自己陷进了那一团被子里。
  “休息吧内,明天会很累。”有事随时打电话,我一定会来。梅西把后半句话咽进了肚子里,尽管他说出口内马尔也不一定会记得。
  “别走莱奥…”内马尔忽然拽住了即将转身离开的梅西,“听我唱歌好吗莱奥…”
  男孩儿好看的绿色眸子半眯着,长而卷翘的睫毛在那里投下一片阴影,眼角弯弯的弧度勾勒出掩饰不住的笑意。可没等到梅西转身,内马尔就自顾自地唱了起来。
  “You’re everything I need and more,”
  “It’s written all over your face,”
  “Baby I can feel your halo…”
  “…”
  声音越来越浅,他睡着了。
  晚安内,梅西看着内马尔熟睡的侧脸,我也爱你。


  内马尔不停的扯下领结又系上,直到一只温暖有力的手覆上自己因为前所未有的紧张而汗津津的手掌。
  “你太紧张了内。”
  “该死,莱奥也许你没意识到,这他妈可是我们的婚礼!”
  “嘿,看着我,抬头内。”
  内马尔终于舍得把过分专注于那只已经皱巴巴的领结的眼睛抬起来,他看着镜子里站在身后的那人。梅西对上他的视线,“除非你想把婚礼推到半年后的夏休。”
  “不不不莱奥!绝对不行!”有些泄气的巴西男孩儿把那团可怜的领结扔在一边,他起身抱住梅西,埋在对方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没错我就是太紧张了。”
  “Promise it won’t fade away…”
  半年前那晚的记忆忽然被唤起,梅西感到怀里那人一瞬的僵硬,随后有些戏谑的笑声从耳边传来。
  “莱奥你是为我改了beyoncé的歌词吗?”
  “闭嘴内。”小个子的阿根廷人红了耳根,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只有彼此的时候唱歌。
  “我爱你。”
  我也是。


fin.


后记:流水账文笔完全没能写出我对他们爱的万分之一,如果阅读体验极差那真的很抱歉【鞠躬】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你问我只有三次那另外两次去哪了,被我吃了嗷

评论(1)

热度(54)